我在想。

為什麼設計工作室與公司們,要一直做迴紋針、Memory夾、手機座、杯墊、紙鎮、門檔等這些東西呢?

我不是反對。而是在想,到底這些東西在現在的生活上使用率有多少呢?拿門擋來說吧,你在家裡真的『很常』在用門擋?在台灣的居家環境,是否真的需要用門擋?又,對有幼兒的家庭來說,門擋會不會是另一種潛在危機?

圖釘,也是一個很被常設計的成熟產品。能把東西釘在牆上而不落,算是圖釘的最主要定義。但是,為什麼要一直設計圖釘?你在生活上到底有『多常』使用圖釘?在大學時代,應該是我用圖釘最多的時候,尤其是在期末展、校內展、校外展等大小展覽上,把海報釘在裱板上。為了節省資源,在畢業製作期間,每次都很辛苦的回收各圖釘。實至今日,我自己都還有三盒滿滿的圖釘。然則,研究所至屆退伍,我就沒有再用過圖釘這個東西了。

杯墊,老實說,我現在有在用一個杯墊,但嚴格來說,它不是杯墊,它是一個壓克力獎座的底座,當年從壓克力工廠帶回的紀念物(XD)。離開學校回台北後,這東西因為我不知道怎麼用,突然一個念頭,覺得它很適合當杯墊,也有點質感(一定厚度的壓克力確實是能表現出質感)。然則,在大學四年,研究所三年,我都沒有用過杯墊這產品。為什麼?我不知道。所以我在想,到底有多少人在日常生活會使用杯墊這個東西。


或者,


是在我們成長的文化中,我們沒有使用這些東西的習慣或觀念,猛然想起陳殿禮老師說過:文化,就是一種精緻。突然有所思,是否是我們自己用粗糙的眼睛看待自己,而沒有深思如何精深自己的文化,所以設計師們,才藉著設計一途,讓人們開始『想使用』這些物品,因為這些物品重新被設計師們『思考過』、『文化過』,使得我們開始慢慢了解到,什麼是文化的生活。而不是單純吃食的生活。


又或者,單純只是孤陋寡聞,其實使用的人多的很,只是我不懂得用而已。只是自己沒有文化而已。
天知道是如何。

阿捷J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