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N8837  

2014服貿事件,讓許多人事物都浮了出來。坦白說我只有把去年鄭教授那一份PDF看完,幾個懶人包,相關文章。大至的概念是有的。但要能像那幾位學生領袖那麼清楚,我想我是不及的。

我是反黑箱,並不反開放。坦白說與對岸競爭,我在大四年代就開始有這個意識。一直也在這上面為自己努力。但現實是殘酷的,窮盡自身資源,也不過只是個畫圖工。慚愧的說,如果是在二年前的低迷狀態的我碰到今天這樣的事件,我去現場就不會再回來了,衣下定是全副武裝。對一個一無所有的人來說,如果有一點改變的可能,他什麼都做得出來。

當然這太偏激了,但我絕對相信,我這個世代的人,絕大多數都是一無所有的,也都非常瞭解當下的這一個環境是怎樣對待年輕一輩。戰後嬰兒潮世代如何在不知不覺(或後知後覺)中掠奪了後代的生命,已有太多文章撰述。過了一個2013年,現在的我比較冷靜, 也逐漸在改變一些東西,所以沒有去現場,因為『改變』的方式,我選擇別的路。很久很久沒有好好閱讀,好好思考世界。我思考整個大開的年歲,就正是23~25歲的時間,幾位學生領袖也是在這個年齡區間。

學生只是一個身份,一個人是怎樣的角色,我比較傾向端看他做了什麼,影響了什麼。所以一個人其實會有很多種角色。 我沒有去現場,但內心非常支持他們,即使學生群中有一些白癡老鼠屎。人被逼到盡頭,不開幹,是不會有人回應的。而所有的抗爭,都是成王敗寇,沒啥好說。之中的許多相互抹來抹去,諜來諜去,那些我就不管了,那是講沒完的。持續努力吧,比我更年輕的一輩。縱使不夠成熟,不夠智慧,不夠縝密,在其自我生命中,有過為自己爭取,無悔,便是了。

願隨遇而安,隨緣而愛,隨時而思,隨天而定。努力活著所活著的一切。

創作者介紹

JS Design SPACE

阿捷J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